来自 汽车 2019-05-29 19:33 的文章

蔚来汽车获100亿投资:或将”另起炉灶”建设新

  5月28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2019年5月,蔚来汽车与北京亦庄国际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亦庄国投”)签订了框架协议。根据此协议,蔚来将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设立新的实体“蔚来中国”,并向“蔚来中国”注入特定的业务和资产,亦庄国投将通过其指定的投资公司或联合其他投资方对“蔚来中国以现金方式出资人民币100亿元,以获取持有“蔚来中国“的非控股股东权益。

  此外,亦庄国投也将协助“蔚来中国”建设或引进第三方共同建设蔚来中国先进制造基地,生产公司二代平台车型。据知情人士透露,蔚来汽车首款轿车,预计将在二代平台生产。

  这也意味着,在暂停上海工厂建设计划之后,蔚来汽车或将另起炉灶,在北京重启自建工厂的计划。

  虽然蔚来汽车是中国造车新势力的领军企业,但蔚来汽车并未拥有造车资质。目前,蔚来汽车采用代工生产的模式,首款量产车型ES8由江淮蔚来工厂生产,第二款量产车型ES6也于5月28日在合肥江淮蔚来工厂正式下线。此外,蔚来还与广汽及长安达成合作,不久前,广汽蔚来正式发布了新品牌“合创”。

  不过,在外界看来,即使汽车“代工”已经被工信部认可,但汽车企业更希望把生产这段工序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对蔚来这样“雄心勃勃”的企业来说,自建工厂才是长久之计。

  事实上,蔚来汽车此前曾有自建工厂的计划。总部位于上海的蔚来汽车,在2017年就有了在嘉定建厂的计划。但是,上海市在2018年迅速引进了大型的外资投资项目——特斯拉。而根据去年12月新出台的《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蔚来很难短期内在上海拿到第二张资质,因此,取消嘉定工厂实际上也在意料之中。蔚来在发布的2018年的财报中公开表示,其已经暂停了嘉定工厂的计划。

  蔚来嘉定建厂计划夭折,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新版汽车管理规定对新增产能的控制。去年12月出台的新版《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下称《规定》),尽管放开了对新建纯电动汽车生产资质的批复,并将审批权限由中央下放到地方,但对于新建项目,《规定》也提出了不低的要求:既要满足一定的投资规模,也要在所属省份已有电动车项目完成规划产能的基础上才能申请。

  蔚来在上海落地的主要障碍便是特斯拉。2018年2月,蔚来在嘉定自建工厂的消息落下实锤,但特斯拉后来居上,去年7月宣布落地上海后便火速拿地、开工,后来在上海两会期间,有报道称特斯拉上海工厂已获备案,实际上宣告特斯拉率先拿到资质。

  蔚来就此陷入被动境地。根据《规定》要求,特斯拉一旦成为上海第一家获得资质的企业,蔚来将很难成为第二家,因为特斯拉第一期产能25万辆,达不到25万辆意味着没有达产,没有达产则其他新项目也无法展开。

  尽管特斯拉项目进展神速,但也有自己的挑战,能否达产、多久达产尚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而蔚来显然也不能将命运寄托在其他企业身上,所以停止自建工厂符合逻辑。

  而此次亦庄国投将协助“蔚来中国”建设或引进第三方共同建设蔚来中国先进制造基地,这也就是说,蔚来或许将在当地政府重启建厂计划。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市获批新建纯电动汽车生产资质的企业目前只有北汽新能源一家,而其目前已经能够达产。也就是说,从产业投资新政的规定上来看,蔚来是有机会通过在北京建设工厂来获取资质的。

  早在2017年,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就把新能源汽车产业作为构建高精尖经济结构的一个重要发力点。同年3月,我国首只依托汽车产业领军集团成立的百亿级新能源汽车产业投资基金在北京亦庄成立,在这只百亿级投资基金的支撑下,开发区积极致力于推进新能源新材料产业基地建设,建设智能汽车与智慧交通产业创新示范区,带动智能汽车制造、移动通信、车联网等相关产业融合发展,为新能源产业发展提供便利。

  2017年底,北汽新能源正式入驻位于开发区的总部中国·蓝谷,启用了崭新的整车、电驱动、动力电池中试基地,启动了试验试制平台、科研服务平台、孵化辅导平台的基础搭建工作。此外,当地已经有了较为完整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配套体系。

  蔚来汽车获得亦庄国投的青睐并不意外。在业内看来,蔚来汽车是这批中国造车新势力中最有可能成功的少数几家企业之一,蔚来也是第一家登陆上市的中国新能源(5.140, 0.00,0.00%)汽车企业。

  5月28日蔚来汽车(NIO)公布了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未经审计的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该公司第一季度获得营收16.31亿元(约合2.431亿美元),净亏损26.236亿元(3.909亿美元)。第一季度蔚来ES8交付量未3989辆,截至2019年4月30日,累计交付量达到了16461辆。

  在与特斯拉的上海资质争夺战中失利“败走申城”之后,蔚来将在北京设立新实体“蔚来中国”。

  明明可以靠颜值却非要靠价格实力,蔚来汽车蔚来ES8新能源全国40.86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