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财经 2019-05-21 23:10 的文章

财经要闻TOP12任正非回应一切 30省养老保险费率降

  5月21日,华为深圳总部,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华为高级副总裁陈黎芳、华为战略研究院副院长朱广平等接受媒体采访。这是美国禁令发出后任正非首次接受国内媒体采访。

  任正非表示,“我们一年前就受到美国实体管制了,大家要骂就骂美国政客,这件事不关美国企业什么事情。”美国的“90天临时执照”没有多大意义,“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我们非常感谢美国企业,他们为我们做出了很多贡献,我们的很多顾问来自IBM等美国企业。”“我们最重要的还是把我们自己能做的事做好,美国政府做的事不是我们能左右的。”“美国政客目前的做法低估了我们的力量,华为的5G是绝对不会受影响,在5G技术方面,别人两三年肯定追不上华为。”对于目前华为面临的形势,任正非说,要冷静,要沉着,最终要打得赢才行。

  任正非表示,“美国科技深度和广度上还是值得我们学习,很多小公司产品超级尖端,但是在我们的行当上(5G),我们做到了前列,但是整体国家而言,我们和美国比,差距还很大。”他说:“我们牺牲了个人、家庭,是我们为了一个理想,为了站在世界高点上,为了这个理想,跟美国迟早就是会有冲突的。”“目前这种形势,我们确实会受到影响,但也能刺激中国踏踏实实发展电子工业。过去的方针是砸钱,芯片光砸钱不行,要砸数学家、物理学家等。但又有多少人还在认真读书?光靠一个国家恐怕不行,虽然中国人才济济,但还是要全球寻找人才。完全依靠中国自主创新很难成功,为什么我们不能拥抱这个世界,依靠全球创新?”

  任正非表示,目前对华为有两种情绪,一种是鲜明的爱国主义支持华为,一种是华为绑架了全社会的爱国情绪。任正非说,自己的小孩就是不爱华为,因为他爱苹果。“余承东总说老板不为我们宣传。我们制止他们瞎喊口号,不要煽动民族情绪。”“我们家人现在还在用苹果手机,苹果的生态很好,家人出国我还送他们苹果电脑,不能狭隘地认为爱华为就爱华为手机。”“华为不轻易允许资本进来,因为资本贪婪的本性会破坏我们的理想的实现。”

  央行今日发布《中国人民银行关于下调服务县域的农村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的通知》,通知显示,央行决定下调服务县域的农村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至农村信用社档次,分三次调整到位。其中,2019年5月15日起,下调服务县域的农村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2019年6月17日起,再次下调服务县域的农村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2019年7月15日起,下调服务县域的农村商业银行基准档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至8%,其中在本通知发布前执行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的,同时停止执行该项政策。

  中国石油消费总量控制和政策研究项目在京发布《中国传统燃油车退出时间表研究》报告,综合中国汽车业发展及排放目标,对燃油车的退出时间进行了分析,提出中国有望在2050年以前实现传统燃油车的全面退出。其中,一级城市私家车将在2030年实现全面新能源化。

  在2050年实现新能源汽车全面替换的目标预设上,该报告进行了区域层级设置,根据中国各个区域经济发展、汽车饱和度、燃油车限购限行、新能源汽车产业布局和推广力度、政府决策与执行力等十大指标,共划分为四个层级。其中,特大型城市(如北京、上海、深圳等),以及功能性示范区域(如海南、雄安等)为第一层级城市,将率先实现燃油车禁售的目标。

  人社部数据显示,30个省份将企业和机关事业单位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统一降至16%;32个省份明确延续阶段性降低失业保险费率政策;26个省份明确继续阶段性降低工伤保险费率。各地降费率政策已进入实施阶段。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降费与前几轮社保降费不同,是费率下调与费基改革双管齐下,实际的政策减负效果会远大于费率下调的名义比例。特别是对于城镇私营单位职工,改革的增收减负效应更加显著。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财政部已于4月底给各地财政局下发《财政部办公厅关于梳理PPP项目增加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情况的通知》(财办金〔2019〕40号)(下称“40号文”),发文的原因则是为了遏制假借PPP名义增加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夯实PPP高质量发展基础。在40号文中,财政部对地方财政局提出了若干要求。

  针对的是已入库的所有PPP项目,全部一一检查过关,这一点比以往历次核查更为严格,但是还给了已纳入政府隐性债务系统的PPP项目一个挽救的机会,可以组织专家进行一次充分论证。

  A股持续筑底,三大股指今日开盘后迅速走高,股指集体翻红,热点轮动加快,两市维持了短暂的盘整走势后,华为海思板块回暖,多头再度发力,稀土板块持续拉升,三大股指继续震荡走高,深成指、创指一度涨超2%,午后三大股指维持高位盘整走势,稀土板块维持强者恒强的走势,沪指坚守2900点,盘面上的赚钱效应极好。

  近期,上交所在科创板发行上市审核中发现,交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发行上市保荐代表人万久清、莫鹏违规改动招股说明书、审核问询函等注册申请相关文件。经调查核实,按照《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试行)》《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管理办法》的规定,在上交所采取纪律处分的基础上,我会对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上述两名保荐代表人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下一步,将持续加大对科创板保荐业务违规行为的打击力度,督促保荐机构及其保荐代表人严格履行核查验证、专业把关的法定职责,做好尽职调查和信息披露工作,充分把控项目风险,切实发挥资本市场“看门人”作用,推动科创板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日前,上交所对保荐代表人万久清、莫鹏予以通报批评的决定。这两名保荐代表人受中金公司指派,在交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项目中,担任具体负责人。经查明,4月28日,在向上交所报送的交控科技股份的《问询回复》及同步报送的更新版招股说明书中,万久清、莫鹏作为保荐工作具体负责人,擅自多处修改了招股说明书中有关经营数据、业务与技术、管理层分析等信息披露数据和内容,并由此同步多处修改了上交所问询问题中引述的招股说明书相关内容。后续,上交所对发行上市审核过程中发现的违规行为,将严格依规予以惩处。

  2019年,对于山西汾酒和汾酒集团来说,是一个多事之秋,在此之前,汾酒集团陷入“假酒”风波被国内主流媒体曝光,这让其品牌形象严重受挫,也让资本市场开始反思汾酒集团董事长李秋喜力推的汾酒模式。日前,山西汾酒发布了《关于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对公司2018 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的公告》,引发投资者围观。

  截止2018年底,山西汾酒的总资产约为118.29亿元;粗略计算一下,应收票据在总资产中的比例在31%以上。数据显示,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末和2018年末,山西汾酒的应收票据余额分别约为12.27亿、14.55亿、21.88亿和36.95亿元,在总资产中占比各在18%、20%、25%和31%左右,呈现明显扩大势头。

  尽管应收票据余额接近37亿元,且在总资产中占比超过三成,但是,截止2018年底,山西汾酒方面并未对此计提任何坏账准备。所以,上交所在公告中要求山西汾酒,补充披露报告期期末商业承兑汇票是否类同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若未计提,请说明原因、合理性及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根据2018年年报披露,山西汾酒已背书或贴现且在资产负债表日尚未到期的银行承兑票据期末终止确认金额8.32亿元。

  日前,小米交出了一份看似不错的成绩单。2019年第一季度,小米集团总收入438亿元,同比增长27.2%;第一季度的利润增至32亿元,经调整净利润21亿元,同比增长22.4%,营收和利润均超市场预期。但一切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光鲜。

  小米集团总收入虽然同比增加,却为上市以来单季度最低,且连续两个季度环比下降;手机销量同比下降、环比上升,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一季度的小米手机卖得有多好,而是2018年Q4卖得太差了。同时,小米21亿元经调整后的净利润中有5.9亿元来自处置投资所得,简而言之就是小米卖了被投公司的股票。可以说,这部分收入撑起了小米净利润的一大部分。或许,雷军还需要在前线冲得更久一点儿,才能缓解小米当下遇到的难题。

  曾经的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被视作是互联网创业者面前的“三座大山”。现在看起来,至少有一座不再那么高不可攀了。百度股价继上周五暴跌逾16%后,美国时间周一,盘中百度市值一度被京东超越,收盘时百度市值为410.68亿美元,京东市值为410.52亿美元。如果从互联网市值排名来看,去年上市的美团5月21日收盘前的以约439.67亿美元(3451亿港元)的市值排在百度和京东之前。百度股价下跌,最直接的原因是交出一份自2005年上市以来的首个季度亏损的财报,并且第二季度业绩展望不及预期。上周五百度收盘跌幅16.5%,报128.31美元,创下自2013年6月以来的新低。

  财报显示,第一季度“百度核心”(Baidu Core,即搜索服务与交易服务的组合)营收为人民币175亿元(约合26亿美元),同比增长8%,不计入此前宣布的资产剥离交易的影响为同比增长16%。该业务净利润为人民币7.03亿元(约合1.05亿美元),同比下降90%;如果不计入股权奖励支出(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百度核心”第一季度净利润为人民币18亿元(约合2.72亿美元),同比下降66%。

  在汽车领域,有这样一家靠山寨起家的车企,争议性不断且生命力也像拼多多一样非常顽强。甚至就在今年3月份,汽车销量一举打败了中国十大车企长安福特。这是一家很有意思的车企,产品外观山寨得有模有样,一度依靠此粗暴打法,来疯狂收割市场,甚至还得到了不少中低端消费者的认可。只是,这样的好日子不可持续。在行业竞争加剧、产品品质价值凸显、汽车销量呈现负增长的今天,众泰汽车接连遇到麻烦。

  在山寨保时捷卡宴、有着“保时泰”之称的众泰SR9,其质量却遭到众多投诉,问题主要集中在车身漏水、底盘异响、行驶中熄火、发动机故障等方面。在业界看来,其底气在于:他们从大众挖来了设计师马丁克洛普,马丁克洛普曾在大众担任过全球设计专家,负责过朗逸、捷达以及宝来等等车型的设计,从事汽车设计工作已经有30年时间。国际汽车设计大师的加盟,彰显了众泰汽车的造车意图,那就是开始发展自主设计,决定抛弃“山寨之王”的帽子了。想主动摘掉“山寨之王”帽子固然是好事,起码比一些仍在山寨中痴迷游离的品牌强很多。但是过去这么多年,基本已透支众泰品牌,不少消费者也已对其形成固化认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