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财经 2019-05-24 08:10 的文章

网络投资理财平台竟是传销组织 合肥两市民被骗

  原标题:网络投资理财平台竟是传销组织 合肥两市民被骗今年47岁的李大姐经常光顾一家服装店,一来二去和服装店老板曹女士相熟。曹女士告诉李大姐自己在某网络投资理财平台上“赚钱”了,

  今年47岁的李大姐经常光顾一家服装店,一来二去和服装店老板曹女士相熟。曹女士告诉李大姐自己在某网络投资理财平台上“赚钱”了,李大姐听了心动不已请求曹女士带着自己“赚钱”。

  2018年6月,在曹女士帮助下,李大姐下载了理财平台手机APP,并注册为会员。6月底,曹女士告诉李大姐自己信用卡到期准备卖掉折合人民币60000元的虚拟币还款,李大姐当即表示自己愿意借60000元给她,曹女士可以将其名下的等额虚拟币转让给自己来抵押借款。7月底,李大姐又续购了曹女士价值15500元的虚拟币。不久后,李大姐发现自己接收的虚拟币无法提现和流转,多次拨打平台客服电话却一直没有得到正面的解释,直到8月底曹女士告诉她该平台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已经被河南许昌县公安机关查封。

  本来以为能赚钱,却没想到出现这样的局面,李大姐越想越不对劲,怀疑曹女士早就知道该理财平台就有问题,所以诱骗自己注册入会并两次将其名下的虚拟币转给自己,为的是转移风险。愤怒之下,2019年1月28日李大姐向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起诉曹女士,要求法院判决自己和曹女士之间的买卖合同无效,且曹女士需退还交易款75500元。

  庭审中,曹女士辩称,整个投资过程是李大姐自己主动要求加入的,而且投资理财本身就具有风险性,自己也在该投资理财平台投了25万元,和李大姐一样都是受害人,至于李大姐怀疑自己将虚拟币转给她是为转移风险,这更是不可能,该理财平台是在2018年8月29日被当地公安机关查封,自己也是在这之后才知道平台出事了。曹女士称,两人之间表面上看是一种买卖行为,实质上算是双方在传销组织中互相发展下线一种行为,双方的钱都打入了平台中。在现实的传销案件中,很多传销组织都是采用上述方式发展会员,骗取钱财。在该平台被认定为传销组织后,李大姐应当以被害人的身份报警,启动刑事追诉程序,争取通过司法机关从传销组织中挽回本人投资的损失,而不是将矛盾转嫁到同是被害人的身上。

  法院经审理认为,李、曹两人之间转让标的C币是在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软件平台上流通的网络虚拟币。该平台运营方式如下:注册成为会员,先下载一款APP,缴纳200元购买激活码,成为注册会员。然后用户需购买梦想种子,并及时完成传播(即广告链接)任务以获得梦想催化剂奖励;最后收割梦想,即卖出梦想种子。平台实行推荐制度,共分10个等级,等级越高,动态奖金越高。即入会会员要积极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发展下线的数量及下线的销售业绩(即销售种子的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涉案曹女士发展李大姐加入平台,可按销售金额的比例得到提成奖励,曹女士即为李大姐的上线。上述情形符合《禁止传销条例》第二条、第七条规定的传销行为。该案形式上虽为原、被告之间虚拟种子币的转让合同关系,但本质上却是因传销引起的,应系传销纠纷。最高人民法院(1999)民他字第2号批复指出,依据国务院有关文件规定,当事人之间因传销行为发生纠纷诉至人民法院的,人民法院不宜将此类纠纷作为民事案件受理,已经受理的依法裁定驳回起诉。

  综上,法院判决驳回李大姐的起诉。承办法官表示,这起案件双方当事人均为受害者,应该采取报警方式,依靠警方追回赃款才有可能拿到自己投资被骗的钱款。当今社会各种投资理财广告信息乱入,加之投资市场的风险性,当事人应该理性分析,不要被高额回报诱惑让自己的血汗钱血本无归。(记者 陈成 通讯员 孙洁 汪超)